西湖投資集團

您的位置: 首頁 > 西投動態 > 行業資訊

11-08 —— 紀源資本 · 符績勛:相比盈利,我更在乎你的沉淀價值!

紀源資本管理合伙人 符績勛先生

 

?

符績勛先生至今已有十六年的風險投資經驗了,他所投資的案例包括去哪兒網、優酷土豆、美麗說、途家等優秀企業,被福布斯評為“2007年全球最佳投資人”排名第11名,并連續六年被福布斯評選為“中國最佳創業投資人”。

 

我最早對于符績勛先生的印象,是源于他在剛入行很短的時間里便主導了對百度的投資事跡,最后實現賬面回報超百倍,這般優秀的戰績在如今的投資圈也是極其少見的。符績勛先生投資的一大特色便是喜歡從自己的興趣出發選擇投資方向,這種充滿感性的投資氣質也讓人佩服不已,例如,因為喜歡旅游,所以他瞄準了去哪兒網。

 

今天的微信,分享的就是他多年的投資心得及他的成長故事、給創業者的建議。

 

 

 

1

我的成長故事

 

 

我是新加坡人,在新加坡長大,最早在硅谷工作,然后在新加坡國家科技局做了五六年時間,就是在那個時候我介入到了投資創業領域,我本人非常向往硅谷的創業環境。

 

在2000年的時候比較幸運,我加入了德豐杰DFJ環球基金,德豐杰在1996年的時候投了Hotmail,在第一波互聯網公司里,做了比較多的明星項目,所以當2000年互聯網起來的時候,它成為了硅谷比較有名的基金,也比較早就踏入到了亞洲區。

 

我加入他們以后,這支團隊里面沒人能說中文,雖然我中文說得也不是很好,但是都比他們還是要好,所以他們就叫我到中國來。

 

我投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百度。

 

我是在視頻會議上面認識李彥宏與徐勇的,然后通過簡短的交流,我發現這兩個人非常有創業的激情,當時大家對搜索的需求沒有這么熱,他們有這樣一個意識,互聯網帶來的是信息化爆炸,搜索必然會起來的,當時我就到北京,花了很多時間跟他們交流,然后DFJ就投了第一筆錢,750萬美金,占了20%。

 

到2005年的時候,我也投了很多其它的項目,像分眾傳媒、龍旗等,2006年的時候我加入了GGV紀源資本,在GGV紀源資本這段時間也投了幾個不錯的項目像土豆、去哪兒、UCweb、還有YY。

 

 

2

依照沉淀價值做投資

 

 

我們這兩年投資的比較多,但今年整體比去年稍少一些,因為去年整體市場的估值很高,當時感覺就不太對,所以沒有去年投的多。


其實盈利這個東西很容易被扭曲,相比之下我更在乎你沉淀的價值。

 

舉個例子,像我們投了滴滴出行,它其實是一個平臺,當它能夠快速發展就能整合市場、形成網絡效應。

 

這是一個供需兩方的效應:司機要載人、提高利用率、降低空駛率、客單越多越好,乘客要打車的時候就有,體驗就好,就有自然的網絡效應,這樣的話,后來者要去顛覆是很難的,這個是網絡效應帶來的一個門檻。

 

另外對于外賣,我就覺得它可能會碰到一個挑戰,雖然也是一個平臺,可以形成網絡效應,但是依賴度相對較低——餐飲店可能20%的生意是外賣,80%是堂吃。依賴度也形成了話語權和定價權,所以在競爭的時候,往往不能形成護城河和門檻。

 

因此我們在判斷投資價值的時候,不是依據你掙多少錢,而是我必須要能理解到你是如何沉淀價值,沉淀完之后是否有護城河,而不是被人家一沖、狂轟濫炸就炸掉了。

 

 

3

移動互聯網的增速正在放緩

 

 

在我看來,大家往往會把二級市場的效應放大,使得一個基本原因被掩蓋過去了。

 

追根究底,市場的冷卻是因為移動互聯網的滲透率已經到了一個新階段:雖然還在增長,但增速已經放慢。

 

移動互聯網在提供無限想象空間的同時,不同于PC互聯網時代的眼球是一切,它更是催生了GMV(商品交易總額)、流量是一切等很多不理性的熱戀和不必要的浪費。

 

紅利一過,獲客成本就大大提高,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大家意識到這種問題,于是冬天就來了。

 

從一些互聯網企業最近的財報中可以看到,移動消費已經占到其總收入的五六成。

 

移動互聯網的增速肯定在放緩,其實到達六七億用戶后,滲透率已經到了一個頂峰,大家對增速的預期改變了。過往那種狂轟濫炸、效率不高的燒錢狀態已經不再。

 

 

4

創業者要會算賬

 

 

我個人認為,資本本身只是一個助推器,它可以幫助企業去成長。

 

一個創業公司在成長的過程里,專注是很重要的。做一件事情你要找到足夠痛的點,然后在這個足夠痛的一個點去突破。資本不管再多,它只能夠幫你在一個點上突破,(資本帶給)你的資源有限,你的創業公司還小,不管是人,還是管理,都是有限的,一定要找到一個足夠痛的點去集中突破,這個突破往往就是靠你的產品,你的服務,或者你的營銷,各個方面綜合的能力,資本只是幫助你發展得更快一些。

 

但是資本也有另外一面,資本其實是會讓你盲目地擴張,盲目擴張有時候是一個壞事,因為你管不過來,融了很多的錢后,資本對企業有要求,今年要做到10個億,下一年要做20個億,快速發展的過程其實在拔苗助長,把你前期的問題掩蓋了,但后面會突然放大很多倍,所以我覺得創業者拿錢是可以的,但是錢它不是萬能的。

 

很多時候我也勸創業者,在你融資的時候,錢多不是一件好事,我們再看團購,美團是做做的最好,但是早年團購有拉手和窩窩,它們發展的節奏并不慢,比美團還要快,但最后勝出的反而是后來者,所以有時候你花了大量的錢去教育這個市場,這過程中怎么把錢花好,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每次跟創業者交流的時候,我跟他們說,你要多想想花錢的效率,你買來的用戶,或者你花這個錢,投入的市場,要怎么去評估它的價值,這很重要。

 

雖然很難算也算不清楚,但是你還是要嘗試去算,只有算出經濟效益,經濟模型的時候,你的錢才花得到位,但是當你算不清楚的時候,你發現你很容易花出去,但是后面的收入,并不一定可以長出來。

 

 

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瑋(左)童士豪(中)符績勛(右)

 

 

5

如何做好市場推廣

 

 

其實移動互聯網App Store獲取客戶都是非常貴的,(一個用戶)有可能就是1塊錢,2塊錢,但這些拿來的用戶轉換率也不一定很高,所以創業者就要考慮到,怎么做差異化,你如果跟別人做了雷同的東西就是沒有差異化,這樣你后續獲取用戶的代價會越來越高。

 

所以市場傳播要做巧妙的創新,我記得當年去哪兒在做酒店的時候,我們就碰到一個問題,缺乏酒店的評論,很多的評論不能去抓取別家的評論,因為你不擁有這些內容,最后人家會找你麻煩,和你打官司。

 

后來去哪兒想了一個招數:招聘試睡員。因為想嘗試做這個工作的人很多,尤其是全國各地的學生都非常踴躍,試睡員們體驗后撰寫評論,就產生了很多內容,所以在推廣市場的過程中,巧妙地做一些創新,就能獲取你所要的用戶或內容。

 

 

6

如何做好產品

 

 

我覺得在互聯網領域里面做產品,比如垂直領域的應用,你要考慮的一個問題就是使用頻次的問題,用戶搜索的頻次會有多高,使用頻次低的時候生意就很難做,為什么呢,用戶記不住你,你的錢都是給百度賺了,給搜索賺了,去哪兒當年其實也是同樣的問題,去哪兒當時為什么會跟百度進行融資并購,就是因為一個入口的問題,去哪兒40%的流量都是來自于百度。

 

在PC互聯網時代,越低頻的網站,會越依賴于搜索,因為別人記不住你,他就不會買你,不像新浪、網易,幾個主流網站,大家會記住你,網址點一點可以找到,大部分垂直類的網站,比如買保險的電商,我多長時間買一次保險,頻次太低,你的價值就不會太高。

 

當時某垂直金融網站做貸款,我也有同樣的問題,尤其是在移動端,移動端還有一個考慮就是它必須牽扯到交易,對于一個用戶來說,如果我點擊網頁還要跳轉到另一個地方,就是沒有一個很好的用戶體驗。所以去哪兒今天一定要做交易,你在我這里點擊,買機票,訂酒店,移動端擁有了服務的性質,如果僅僅是一個入口,它的價值也是有限的。

 

你要把用戶更好的抓住,就肯定要把交易這個環節做起來。

 

 

7

我的三個判斷

 

 

今年,我認為這三個領域將有大量的機會:

 

企業互聯網會是一個亮點,有價值的工人數量提升,而用工成本也會不斷提升,經濟轉型大環境下核心是效率的提升,所以企業互聯網在未來1-2年會迎來它的風口,但是它們不會是一個快公司,因為需要一個市場的沉淀,需要用戶基數和沉淀速度更為平穩一些。

 

在數據對比上,發現中國和美國在TOC領域,已經不相上下了。但是從TOB角度,中國的企業級服務仍有巨大的機會。

 

內容、消費升級會是一個有意思的方向。由于移動終端和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內容消費的方式發生了變化,而技術也會產生相應的創新,例如圍繞著VR、AR等沉浸式消費方式。游戲、教育、娛樂會是內容消費的升級版。消費者對于品牌、質量、服務會有更高層次的追求。

 

IOT智能終端是未來的一個趨勢,與人跟蹤信息相關的像手環、電動車、機器人、無人機等都屬于IOT的范疇。


大力水手菠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