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投資集團

您的位置: 首頁 > 西投動態 > 行業資訊

09-12 —— IDG資本 · 熊曉鴿:「半路出家」為何能成為投資大佬!

?

IDG資本創始合伙人  IDG全球常務副總裁兼亞太區董事長 熊曉鴿先生

 

 

熊曉鴿,IDG資本全球董事長,被譽為中國「風投教父」、「中國VC(風險投資)第一人」。1993年,協助IDG創始人兼董事長麥戈文先生在中國創立太平洋風險技術基金(現更名為IDG資本),成為最早將西方技術風險投資實踐引入中國的人。 熊曉鴿在中國投資界的知名度無人不曉,但是熊曉鴿是媒體人出身,其大學專業是英語,成為中國風投教父的起因只是擔任了IDG創始人麥戈文先生的翻譯。

 

 

 

「中國風投?聽來聽去就像拿著一堆大糞往墻上扔,看哪個能粘住。」這是IDG資本成立之初,熊曉鴿聽到的最令他沮喪的一句話。然而,面對彼時為一片蠻荒之地的中國風投領域,熊曉鴿依舊闖了進來。

 

IDG統計數據顯示,第一只基金從1993年開始,到2003年為止,年均回報率是36%;第二只基金是從1999年開始的,回報率超過40%,而到2006年底,IDG共在中國投資不到2億美元,回報已經達到10多億美元。

 

完成對老東家的收購后,熊曉鴿依然堅持對IDG品牌的傳承。有人稱之為反哺,有人說是「子吞母」。對于收購IDG的原因,熊曉鴿坦承,「人都是要講情懷的。麥先生過世后,他們家族想把公司出售,集中精力做公益和慈善。這也促使我們做了并購,也想把麥先生的夢想在中國傳承下去。」

 

 

1

從電工到中國VC第一人

 

 

熊曉鴿從小就有著一股好奇心,會把鬧鐘扔水里看鬧鐘反應,也會拆開家里大小物件,進行研究。那時候他的理想是當一名電工,后來他果真在鋼鐵廠當了四年的電工。

 

1977年,高考恢復。熊曉鴿在高考錄取率僅為6.5%的情況下,考上了湖南大學英語系。選擇英語專業,源自于他想接觸到更大的世界。后來,熊曉鴿發表在《湖南日報》的一篇文章開啟了他的記者夢。帶著夢想,他遠赴美國波士頓大學求學、后又攻讀弗萊徹法律與外交學院的博士學位。

 

二十多年前的熊曉鴿是個熱血青年。1993年,他放棄了美國的記者工作,回國創辦了IDG投資公司。這源于熊曉鴿和IDG創始人麥戈文的一次「對賭」。

 

麥戈文下的賭注是2000萬美元和中國市場,而熊曉鴿則押注了自己的青春。那時的中國,沒有人知道「風險投資」,甚至風投沒有退出渠道。

 

有著一張娃娃臉的熊曉鴿在尋找項目時,總會遇到反問,「你給我出錢辦公司,公司做好了,你還要退出去,你是騙子還是傻子?」

 

質疑多了,挫敗感自然會有。但是他相信,過早涉足一個領域就像一個人走夜路,周遭一片漆黑,但晨光終會出現。而這個漫漫長夜,一捱就是七年。

 

七年下來,熊曉鴿的IDG投資公司顆粒無收。不過好在有麥戈文的寬容和支持,讓他們能夠活到第一輪互聯網浪潮的到來。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抓住機會,熊曉鴿投出了一批「現象級」互聯網巨頭,1997年消耗完天使融資、靠借款度日的搜狐張朝陽,改了六版商業計劃書、仍沒找到資金的騰訊馬化騰,遭遇資金寒冬、險些關門大吉的百度李彥宏……用熊曉鴿自己的話說,正因為涉足「早」,即便是摸著石頭過河,遇見巨頭的幾率也很高。

 

 

2

輝煌過后,是「蟄伏」還是「被邊緣化」?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IDG資本和VC劃上了等號。然而,事情總是變化的,2005年之后,VC行業熱鬧了起來。

 

紅杉資本、今日資本、高瓴資本等一大批基金成立,閻焱、沈南鵬等人紛紛登上原本只有熊曉鴿一個人的舞臺。資金多了,項目少了,投資成本便高了。相對于強勢且以速度著稱的一些風投,IDG資本顯得「溫文儒雅」。

 

熊曉鴿耐性十足,也許這得益于IDG最初顆粒無收七年里的鍛煉。但也正是這種理性,在一些人看來「過于謹慎」。的確,第二波以電商平臺為主的互聯網創業潮,與熊曉鴿擦肩而過。

 

錯失阿里,中途放棄騰訊、過早退出烏鎮……不能說沒有遺憾。「錯過就是錯過,沒必要捶胸頓足,這是投資人必須有的心態。」接下來,熊曉鴿依舊是「投資人里唱歌最好的。該看項目看項目,該考察團隊考察團隊。

 

持有十年、投入資金由100萬美元翻番至4500萬美元的搜房網、連續39個漲停板的「妖股」暴風科技,是熊曉鴿的得意之作。

 

此時,從某個角度看,之前他「不動聲色」的理性,更像一場「蟄伏」。

 

 

3

IDG資本看好什么樣的創業者?

 

 

第一,抓住當下引導性技術;第二,信奉「拜客戶教」;第三,夢想簡單、注重實戰。第四,創業領域要選對。 據報道,中國當前平均每天誕生1萬多家企業,網絡創業人數超1000萬,每天有近3萬人加入創業大軍。

 

「供求關系發生改變了,國家也支持,各種資本都在涌進。」熊曉鴿身處創投圈的中心,對這種現象有切身的體會:「我認為這兩年多的時間里,中國的風投業出現了‘亂拳打死老師傅’的現象。」

 

熊曉鴿覺得,現在有些投資很不靠譜,創業者自己也沒說明白。創投「老師傅」們看中一些項目,說:「我看好這個項目,投1000萬,占10%;另外一個人說我錢比他多,我出3000萬,占10%,創業者就稀里糊涂地把項目給他了。」熊曉鴿舉例道,「但是那個出價高的投資者并不一定能夠提供后續的服務,他只給錢,最后這個創業項目就不一定能成功。」

 

「所以我就想告訴大家,我們這些「老師傅」是怎樣打拳的。」熊曉鴿笑著說。

 

因為考察項目,熊曉鴿經常飛來飛去。在湖南大學的時光,偶然會浮現在腦海中,那種期盼走向更大世界的年少輕狂仍記憶猶新。歲月滄桑,市場沉浮已司空見慣,而他的內心里,那個激情四溢的少年一直在風中奔跑,沒有停歇。

大力水手菠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