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投資集團

您的位置: 首頁 > 西投動態 > 媒體聚焦

07-31 —— 上百人拼了200天 西湖區剛打了一場“礦山大戰”

披星戴月,機器轟鳴,人聲鼎沸……最近,這樣的場景一次又一次發生在雙浦與轉塘地區群山中。2016年底,西湖區開啟了新一輪礦山整治。

 

至今200多天時間里,127萬平方米,相當于180個足球場大小的13座廢棄礦山,或被修整、復綠,或被掛網保護,不僅提升了“顏值”,更大大降低了發生地質災害的可能。同樣重要的,借礦山整治,西湖區預計可新增約1400畝可利用土地。這些珍貴的資源,將給未來區域的發展提供騰飛的基礎。

 

西湖區礦山整治夜間場景

 

綠樹成蔭的山體成了“癩痢頭”

 

“多少年了,當地人都在靠礦吃礦。”60歲的雙浦鎮銅鑒湖村人周堯平告訴記者。30多年前,還是個毛頭小伙子的他,跑到村邊的礦場上班,成了一名爆破工。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雙浦、轉塘地區是全國最大的石灰巖產地之一。高峰時,這里有大大小小十多個礦場,無數像周堯平這樣的爆破工,把各種炸藥擺到山腰,炸石、粉碎、出售,用作建筑材料。礦山所代表的“石頭經濟”,也成了當地的支柱產業。

 

由于多年來的野蠻無序開采,原本綠樹成蔭的漂亮山頭,如同得了癩痢——坑坑洼洼,乃至寸草不生。此外,失去植被保護的山體,遇到暴雨天氣時極易發生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當時大家只想著賺錢。” 周堯平告訴記者,“環境,安全……根本想都不去想。用的土制炸藥極不穩定,炸礦鬧出人命也是常有的事。”

上世紀90年代起,西湖區陸續關停了該區域的礦場。失去生計的周堯平,也離開了家鄉,跑去了外省打工。盡管礦場停工了,但這些地方受到嚴重破壞的山體卻很難恢復。多年來,廢棄礦山成了一道“傷疤”,深深刻在西湖區的大地上。

 

治理前的礦區


治理前的礦山一角

 

曾經的“炸礦工”成了“治理者”


去年底,在外漂泊多年的周堯平回家了。“老家人打來電話,說廢棄礦山要整治了,讓我回去幫忙。”如今,周堯平干的還是老行當——爆破。可與過去相比,此“爆破”已非彼“爆破”。石龍山整治技術負責人劉福高告訴記者,這座廢棄礦山的整治面積達到了70多萬平方米,是此次整治的13座礦山中最大的。它采取的是一種叫“光面預裂”的整治方式:工人們先在巖壁上鉆孔,埋入定量炸藥。接下來,通過精確爆破,破除不穩定的土層,將巖壁恢復平整,消除滑坡隱患。“和當初采礦不同。現在的爆破,相當于把凸出來的巖石,一點一點從巖壁上剝下來,特別費工費時。” 周堯平說。從曾經的“炸礦者”到“治理者”,從去年年底到現在,他幾乎天天泡在礦上。和他一起奮戰的,還有技術員、監理員、挖機操作員、運輸車司機……


除了“光面預裂”,整治礦山的方式還有很多。比如,位于轉塘區域內的九炮山,工人們將巖壁平整后,在整個坡面上鋪上一層塑料膜,之后將營養土和胡枝子、刺槐等植物種子用噴灑機“發射”上去,為礦山復綠;又例如,位于雙浦區域的聯辦礦區,金屬網將整座山體覆蓋起來……“200多天,整治127萬平方米礦上,相當于平均每天整治的面積超過6000平方米。”工程現場負責人王晨說,工期緊張,整個工程進度都是甚至以“秒”來計算。例如,工程所需的鎬頭機、挖機、推土機等工程器械,除了在正在運作的,我們還會準備一套新機器。一旦舊機器出現故障,新機器立刻就能頂上去。又例如,6月治理工程進入沖刺階段,投入礦山治理的工人數從100多人上升到了300多人,機器設備從30臺上升到80多臺;所有人分三班,24小時運作。夜間打孔、預埋炸藥,白天爆破。因此,才會有礦區披星戴月施工的場景。

 

 

石龍山廢棄礦山治理前后對比

 

多了1400畝發展空間

 

廢棄礦山如何治理,是困擾不少地方的難題。根據國土資源相關法律法規,廢棄礦山未經整治,周邊200米范圍內不能進行土地開發。因此,西湖區的礦山治理,不僅讓環境大幅提升,降低了發生山體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可能,更為區域發展奠定了更為堅實的基礎。


近年來,雙浦、轉塘等地區的建設持續加速。特別是杭州明確“擁江發展”戰略后,位于錢塘江邊的雙浦與轉塘,地位顯得愈發重要。目前,位于轉塘的龍塢茶鎮,位于雙浦的銅鑒湖景區和雙浦現代農業產業園等項目,都已先后進入了實質性開發階段。之江區域廢棄礦山治理項目實施主體——西湖投資集團董事長、總經理金華告訴記者,根據初步估算,這一輪礦山治理,預計新增約1400畝可利用土地。在寸土寸金的西湖區,這些土地資源顯得愈發珍貴。


據了解,在治理完成這13座礦山后,西湖區還將啟動之江文化創意園南側棄礦區、靈龍路西側聯辦礦區南側石礦這兩座廢棄礦山的治理。預計到明年年底前,這些廢棄礦山都將治理完成,周邊地區的發展也將邁入新的階段。

 



大力水手菠菠妹